汽车资讯

解密李白暮年入狱??从?入幕败东巡 天真诗人太天真_

发布日期:2020-05-28 04:5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(一)

大约在公元758年的春天,川流不息的乌江黔水上波光粼粼,两岸的青木参天林立,细雨连绵不绝,远处有一老翁着蓑衣垂钓。突然雷鸣电闪,风起云涌,打破了天空的寂静。

江边走来一个人,他双鬓花白,衣服似有些破旧,但眼神里呈现出的是一种天真的状态。这人轻瘦的个子,头发有些蓬松,走起路来有些踉跄,但他并不被这云雷所惊吓。他那乐观的眼神扫过江面的云雾,吟诵了起来:

天作云与雷,霈然德泽开。

东风日本至,越裳来。

独弃,三年未许回。

何时入,更问洛阳才。

这颂词的大意是:

天空的雷鸣电闪,

这是皇恩大开啊!

日本越南来回的雏鸡,

都感受到了。

我就像流放长沙三年的贾谊,

在等待昭书去施展才华。

这人就是我国的著名诗人李白,以上吟的就是他的诗《放后遇恩不沾》。在这字里行间中,不难看出李白的乐观和天真,而李白暮年入狱皆因这天真烂漫之性格而起。

755年,安史乱起后,玄宗西逃,李白一度游说李唐宗室起兵勤王,最终因无所成,上庐山隐居。心灰意冷之心,在《赠王判官时余归隐居庐山屏风叠》可窥探一二:

昔别黄鹤楼,蹉跎淮海秋。

……

苦笑我夸诞,知音安在哉?

……

吾非济代人,且隐屏风叠。

……

明朝拂衣去,永与海鸥群。

756年,李白从安徽宣城来到庐山。虽然早在此前就来过,但是他依然被这雄奇秀拔、云雾缭绕的山峰吸引着,被这从天而下的飞泉瀑布吸引着,被这形态各异的奇洞怪石吸引着。

这天,李白在自己修建的读书草堂里,来回踱步,若有所思。心想:昔日和好友王判官于黄鹤楼分别,便各自如落叶般飘零不定,不知他现在何处?是否安好?今日我暂居屏风叠,世人却笑我怪诞,知音何在?知音何在?

同年七月,唐玄宗第三子李亨即位,后封庙号肃宗。十月,唐肃宗李亨收复两京的战役大败,死伤四万有余,军队折损一半以上。首师不利,震荡朝野上下。值此之际,十六子永王李?起兵东巡,广纳能人志士。

推动李白从?入幕的关键人物??韦子春,开始登场。此人长于口才,精通纵横辩术。

(二)

这日,韦子春上庐山来寻李白,见他在草堂之中唏嘘长叹,心生一计。走上前来,只与李白拉家常。

待太阳西下,白月上枝头,韦之春道:"唉,看看这四周的山峰,神态好像嘲讽云月一般。"

"韦兄怎么会有这般感慨?"

"白兄可曾听过西汉隐士郑子真?"

"当然听过,郑子真清高风韵,名震天下!"

"国家于危难之际,有才之人不救济世难,独善其身有什么意义呢?"

李白默默点头。

"白兄可曾听过谢安公?"

"谢公隐居东山,审时度势,大济苍生,在下仰慕已久。"

"是啊,我们读书之人谁不仰慕谢公呢?小弟我曾经也当过国子监秘书,可惜是虚职,遗憾终是没能施展自己抱负。"

李白想到以前自己也在长安科研部门干过有一会,虽官至六品,但也是写书制典为多,对此深以为然。

"当今中原横溃,平叛前景黯然。如今永王经营江南,在为缓和首师不利而努力。这也是太上皇曾授意永王镇守江南的意图,想到白兄曾与太上皇君臣遇和,为何不下山施展一番报复。"

韦子春瘙到痒处,李白怎能不心动。心怀大志者不甘隐居,情感共鸣这是其一,对谢安建不世之功的追慕这是其二,经营江南是玄宗授意勾起君臣旧情这是其三。李白济世之心被点燃,高卧山中,显然微不足道。

李白入幕是必然,只是始料未及,不及两月,永王就被肃宗以叛逆剿灭。

(三)

757年二月,李白在东巡兵败后入狱,到宋若思为其脱狱释囚,已经八月。李白被关在牢中足有半年之久,迟迟不能定罪。因为对"首犯"李?的特殊身份,肃宗表示"不宣其罪"。所以朝廷对东巡一事的性质判定无可适从,对其部下幕府更是不知道该如何定罪。

更加可悲的是,李白本无罪释放。突然在758年春,被判流放夜郎,而且还是在长安被收复、玄肃二圣返京、宣布大赦天下的情况下宣判的。

在此之前,李白作有《陪宋中丞武昌夜饮怀古》。他以为从?入幕已经是过去,自以为天地换新之际,却得知要被流放夜郎,实在难鸣其冤。

其实,究其原由,是肃宗在权力稳固之后,对玄宗旧臣一派的整肃逐渐开展所牵连。

760年,玄宗一系大臣如崔圆、李鳞都被罢免政事,房?一党直接被罢免出朝。肃宗权力洗牌已然开展。

加上李白作有《为宋中丞请都金陵表》《为宋中丞自荐表》。前者定都金陵的主张,是前不久李?提过一嘴的想法(详见《资治通鉴》,李?"宜据金陵,保有江表"一说),犯了帝王之大忌;后者李白把自己比为商丘四皓,把唐肃宗比为软弱无能的汉惠帝,更是指着鼻子骂人。不过后者是否为李白代笔存疑,毕竟即使李白再怎么天真,也没到狂妄的地步。可无论如何,这些话传到帝王耳里,都是难脱其咎的。

762年,李白卧病死于榻上,赋《临终歌》与世长辞。

其歌曰:

大鹏飞兮振八裔,中天摧兮力不济。

余风激兮万世,游扶桑兮挂左袂。

后人得之传此,仲尼亡兮谁为出涕。

世无孔子,谁能为我的摧折而哭泣?

是啊,李白,谁人为你哭泣呢?